即刻订阅付费报道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取我
Free注册找回密码

为您推荐

新型冠状病毒

新冠疫情下的伦敦散记

张璐诗:回到伦敦下,最初到家门口的Co-op超市,货架空空的,只是卫生纸一侧。过了一天,再去超市,新鲜蔬菜、禽类、肉类的货架,都开始变空了。

3月22日。一个礼拜上的今天,我才从波恩搭德铁火车,途径科隆、布鲁塞尔,转乘欧洲之星列车回到伦敦。那天6钟点多一点的旅途,从站台上、车厢里的状况看来,与平日没有什么大不同,仍然没有戴口罩的乘客。坐在一等车厢,乘务员依然端来餐品,只是瓷质餐具被一次性餐具代替。回到家第二天,德国就关闭了与奥地利等国的边境。这离我从维也纳搭火车往波恩过了没几天。Now想起来,回到伦敦的旅程有点赶上了午夜上末了一趟车的感觉。

回到了伦敦的这一周里面,周围每一天都发生一点改动。在德国时得知众家在英国开始“抢购卫生纸”,一笑置之,不想一个礼拜之下,自己也一边在质疑这种非理性的囤货行为,一边也不得已加入到了此道。回到伦敦下,最初到家门口的Co-op超市里,货架空空如也的还只是卫生纸一侧。过了一天,政府倡议众家在家work使用,再去超市的时候,新鲜蔬菜、禽类、肉类的货架都开始变空了。在接下来的两天里,我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着去超市看看有什么可买的,甚至易于 提上调好闹钟起床。我住在格林尼治大区,那两天分别在早上和下午到过格林尼治的较小型的Tesco和Sainsbury’s超市去。下午到Sainsbury’s近一万m/2的店里,食品货架基本上一扫而空;到伍里治所谓欧洲较小规模的Tesco里一看,同样空荡得震撼。想起来平常偶尔会去一次的大型中国超市“泗和行”,也是将近一万m/2的店里,看着各种面条的货架旁,不少人直接把整箱方便面扛去收银台。第二天赶了一个早再去看看,开门不过半钟点,蔬菜架上已经空了一半,面条架上多了一个告示:“不得整箱购买”。结账时与香港来的大姐聊起来,她说上一天众家抢得才厉害,“人龙看不到尾,场面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”;“有人买了5百英镑的东西,那是煮一整年都煮不完的!”

这样的场景,让人有点躁。想起了网购,回到家打开Waitrose的手机软件,有点不稳定,但刷新两三回以下,显示快递正常。易于 先预约一个快递上门的时间,发现4月7日之上一切的时间已经预约满了。赶紧预约下来,并庆幸肉菜、蔬果、卫生纸都能订得到。

接下来的两天,家门口的Co-op、Tesco里都贴有告示:“每人每种商品限购一个。” 标题为“来自Sainsbury’s总裁的信”的邮件,几天内收到了三封。第一封邮件是请销费者理性囤货,并安抚众家暂时缺货的,都会很快补上。第二封邮件提到了将为老弱人士供给优先购物的便利。最近的一封邮件,则提到了许多销费者电话、电邮超市,瞩望优先NHS(英国国家医疗效劳体系) work人员与老弱人士购物的时间能与普通销费者入店时间分开。超市易于 决定每天提上半钟点开门,这段时间就作为“优先购物时间”。

路上人少了,但仍然没什么人戴口罩。每个周末,伦敦各区域都开有农夫市集。市集网站上显示这个礼拜照常开。我常去的是Blackheath农夫市集,每个周日从上午10点开到下午2两点,平常我大概会在中午12点到达。刚昔时的这个周日,我特地提早开车来,10点刚过,抵达时发现开在Blackheath火车站停车场里的市集已经排起了长长的人龙。上上研究了一下,原来是每个摊档各自有一队。排队买菜的人之间自觉隔开一米左右,大部分摊上也贴上提示:“请保持2米跨距”。买鸡蛋、散养鸡的人龙最长;以上只收现金的摊档,今天都可以用免接触银行卡支付了。说起来,这周在超市里,去晚了点,几个大超市货架上的鸡肉是消失得最快的,肉类经常被一扫而空,而鱼类倒经常有剩余。特殊时期,也顺便能一窥岛国人民的饮食偏好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新太阳集团app一切,未经允许尽数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,复制或以尽数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权必究。

读者评论

新太阳集团app欢迎读者发表评论,部分评论会被选进《读者有话说》栏目。吾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。
用户名
密码
设置字号×
较大
较小
默认
较大
较小
分享×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