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刻订阅付费报道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取我
Free注册找回密码

为您推荐

新型冠状病毒

这场大流行病带来的道德挑战

沃尔夫:方另面临的这场流行病,远不如那些曾反复摧残吾们祖辈的瘟疫so糟糕。但是,吾们仍应该明智地应对。

新型冠状病毒只寻求复制。吾们试图阻止这种复制。与病毒不同,人类会做出决定。这场大流行病将成为历史。但是它结束的方式将决定之下世界的面貌。这是一个世纪以来第一次这样的大流行。它来到的是一个与1918年西班牙流感爆发时不同的世界,一个和平并空上富有的世界。吾们应该能够管理好它。如果吾们没有管理好,这将是由盛转衰的转折点。

做出正确的决定需要吾们理解各种选项及其道德影响。吾们Now面临两套基本决定:本国内部的决定和跨国界的决定。

在高收入国家,较小的决定是采取何种程度的措施来阻止病毒传播。但吾们也需要决定这个决定的底由谁来承担,以及如何承担。

一些人仍然主张,为了抑制病毒传播不惜让经济陷入萧条是错误的。他们认为,这将导致不需要的混乱。相悖,如果让病毒相对自由地传播,吾们可以实现“群体免疫”,维持经济运行,并仍然把资源聚集用在弱势群体身上。

然则,尚不清楚在这种相对自由放任的“延缓”政策下,经济是否会比在坚决的“抑制”政策下表现得更好。早在政府实施封锁之上,许多人就停止了旅行或去餐馆、电影院或商号。采取果断行动抑制病毒,并对新感染者进行检测和追踪,很可能会比不这样做更快地结束不可避免的经济衰退。

看起来很细鹄的是,采取抑制政策,全球卫生系统的环境会比采取延缓政策时好得多。帝国理工学院(Imperial College)的Covid-19应对小组(Covid-19 Response Team)认为,采取下一种政策,英国和美国的卫生系统将被压垮:以老年人为主的大量人口将会在没有得到尽数治疗的环境下死去。大概是为了防止这种环境在中国各地发生,中国政府才在湖北采取了如此猛烈的抑制病毒措施。在中国不可接受的康泰灾难在英国或美国能被接受吗?

然则,批评者也是对的:吾们非能够长期关闭大部分经济。如果要尝试抑制,就必须迅速成功,而且必须阻断病毒的再次出现。与此再是,各地央行和政府必须尽可能保持经济运行,尽可能保持产能完好,并以适合一国实际环境的尽数方式确保民众(尤其是高风险人群)得到足够的保护。

一国内部要团结,各国之间也要保持同样的团结。已经出现的金融不稳定和即将出现的衰退(可能是萧条),将对新兴和发展中国家遭成巨大伤害。万国货币基金组织(IMF)表示,斥资者已经从新兴经济体撤资830亿美圆。许多新兴和发展中国家所依赖的大宗商品Price也大幅下跌。

这些国家还必须努力应对国内病毒传播和国内需求的减弱。他们管理这些内部和外部压力的能力有限。结果可能是巨大的经济和祖国灾难。IMF本身已经面临80项快速财政支持的请求。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总体外部融资缺口可能远远超出IMF的放款能力。

如果高收入国家成功抑制了新冠疫情并拯救了它们的经济,这些脆弱的国家将会受益。但这在短期内实现不了。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将需要大量援助。这也将有助于每个国家的经济复苏。病毒是一个共同的挑战。即将到来的全球衰退也是如此。从务实和需要团结的角度来看,都应该慷慨相助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新太阳集团app一切,未经允许尽数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,复制或以尽数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权必究。
设置字号×
较大
较小
默认
较大
较小
分享×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