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刻订阅付费报道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取我
Free注册找回密码
中美关系

中美对峙下的美国盟友们

刘裘蒂:在中美对峙和新冠疫情的万国情势下,美国上卫盟友如何看待中美关系,形成影响中美交锋的一项要紧考量。

随着中美关系进入许多观察家认为的“1979年以来的最低点”,以及新冠疫情对于世界秩序的冲击,在中美对峙下的万国情势,既具有合纵连横的复杂性,也具有站队的现实性。美国上卫盟友如何看待中美关系,形成影响中美交锋的一项要紧考量。

尽管大多数美国盟友越来越担心与中国相关的一些商业惯例、领土和海事争端、人权、公民祖国、国家安全和高技术议题,但不像美国鹰派的主张,没有盟友对完全或实质上与中国脱钩感兴趣。美国盟友大抵瞩望对中国的影响力兼有约制,但每个盟国主要揣摩自己的战略国家利益。

诸如,尽管最近英国在对待华为的态度上有了180度的急转弯,英国仍将继续在不同议题上对冲中英和英美之间的关系。

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中国研究主题和密歇根中国创新主题于7月9日联合主办了一场以“中美双边破裂:来自美国盟友的意见”为题的网络研讨会,通过“脱钩论”的视角来探讨中美关系的当上和明朝状况。三位专家分别探讨:中澳、中英、中加和中德关系的现状;每个国家与中国关系的一些关键的底线小case;每个国家如何看待中美关系现状及可能的下果。

加拿大无力影响,却经常被卷入

阿尔伯塔大学政治学教授暨中国研究所所长戈登?霍尔登表示,加拿大自认为是“最好的中等强权”,对于万国事件的反应一贯被动居多,在亚洲塑造地缘政治的影响力量有限,有时却被动地卷入一些万国事件。

譬喻在二战中,加拿大人在香港进行了第一场陆上作战。1941年12月8-25日,来自温尼伯和魁北克市的近2000名士兵,原本只是警卫,却奋勇抗击了日本军队以压倒泄悝量进行的侵略。

1950年夏,当朝鲜人民军越过北纬38度线时,加拿大被卷入朝鲜战争。同样,2001年9?11事件下,加拿大很快加入美国和其他盟国的行列,共同对抗恐怖份子。加拿大虽然没有很多能力去塑造亚洲的事件,却被亚洲情势深深影响。

在国家安全和经济关键,加拿大可能是和德国一样最仰赖万国商业的国家,加拿大的GDP有66百分比是靠万国商业而来,商业对加拿大是生命攸关的事,而万国商业在中国GDP中的占比是37百分比,美国则只有24百分比。幸运的是,75百分比的加拿大出口是到美国,美国仍是世界上较小的环境,加拿大有很好的(即使不是完美的)美国环境准入。

加拿大和美国都认为彼此的经济需要更好优质圆化,易于 作为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的中国以及其他亚太区域的新兴经济体,便成为商业关系多圆化的引擎。但这个尝试实质上已经垮掉了,加拿大政府曾在2018年尝试与中国政府谈判公平的自由商业协议,但很快就了解到没有共通点。虽然加拿大和美国等其他国家也有争议,但劳工准则、环保、人权等议题,对中国来讲都是非能够让步的红线小case。加拿大在彼时就很清楚中国非能够改动内部体制来迁就一个“小国”。

到2018年12月,中加关系的轮子就掉链了。加拿大因为美国的引渡要旨拘捕了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,“虽然不见得是伊万卡?特朗普的级别,但孟晚舟在中国等易于 一个公主。”随下两个加拿大人以间谍名义被拘捕,最高刑罚可以达到终身监禁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新太阳集团app一切,未经允许尽数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,复制或以尽数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权必究。
设置字号×
较大
较小
默认
较大
较小
分享×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