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刻订阅付费报道
TikTok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取我
Free注册找回密码
TikTok

从攻防平衡的角度看TikTok如何反击美国政府的极限施压

王英良:TikTok如果对其资源运用得当,可以有效应对美国政府极限施压,松蚀其权力,实现攻防平衡甚至逆转。
20钟点上

张一鸣:进退两难的高技术大亨

低调的张一鸣似乎与许多美国“高技术兄弟”是同一类人,他决心把字节跳动做成一家全球化集团,但也完全明白进军海外会遇到多大压力。
1天上

TikTok倒下,谁是较小的受益者?

李军:TikTok一旦构建了数字化广告的成熟模式,会大量分流广告主对于Facebook平台的估算。在这个区域,TikTok和Facebook基本上是零和博弈。
1天上

华盛顿打压TikTok可能会失去更好优质

邓聿文:与打压华为相比,华盛顿这回打压TikTok的理据和道义要弱得多,对美国带来的损害可能比得到的利益多。
1天上

数字系统脱钩:TikTok和WeChat禁令的真实意义

刘裘蒂:即使不全面脱钩,在特朗普领导下数字经济也将成为高技术战和信息战上哨,对中美商业和个人交流形成激冷效应。
2天上

特朗普要旨美企45天下停止与字节跳动及WeChat交易

特朗普发布两项行政命令,要旨美国集团在45天之下不可再与TikTok的母集团官网字节跳动以及腾讯旗下的WeChat进行交易。
5天上

微软收购雄心扩大至TikTok全球业务

这将包括TikTok在印度和欧洲的业务。微软意向改动突显谈判仍是初步的,尽管双关键对9月中旬的截止期限。
5天上

竞争对手利用TikTok困境挖人

TikTok在美国面临要么被禁、要么整体出售的困境之际,一些新的竞争对手在积极计划,care到顶级网红改用他们的平台。
6天上

从中国对美直接斥资的角度看TikTok的命运

王英良:美国政府针对TikTok的限制,业已完成在法制、精英吟味和祖国动员、舆论等各关键的准备,难以改动。
6天上

Tiktok的“城下之盟”

黄华:对特朗普来说眼下对TikTok的处理逻辑是,既不能打乱目上美国对中国呈现的高压态势,又不能把Tiktok的那些年轻玩家拱手让给竞选对手。
2020年8月5日

特朗普不再反对微软收购TikTok

特朗普还表示,因为美国政府扶掖促成这一交易,以是美国财政部应该从这笔收购中获得分成。
2020年8月4日

Lex专栏:微软为何要染指TikTok?

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可能并不关心TikTok如何融入微软,他或许只是认为,地缘政治给了他一个在社交媒体区域淘金的机会。
2020年8月4日

微软为何想收购TikTok?

纳托尔:为了弄清楚微软为什么想要收购这款无厘头的视频app,我在周末将这款app下载到自己的手机上。
2020年8月4日

TikTok海外受挫,中国集团出海何去何从?

林薇:出海的需求会长期存在,毕竟逆全球化不意味闭关锁国。集团梳理好自己的优势,把握好国与国之间生态上的落差,就有出海的容量。
2020年8月4日

TikTok被收购,是一个最不坏的局面

熊湖南升:此事的确存在美国政商人脉推动这件事的圆素。不过这莫过于对字节跳动来说,并不是一个最坏的结果。
2020年8月4日

微软推进收购TikTok美国业务的谈判

微软还透露,这笔潜在的交易将包括TikTok在加拿大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。目上,全球对TikTok的审查越来越严格。
2020年8月3日

字节跳动加紧出售TikTok美国业务

据悉,在特朗普誓言禁止这款app下,字节跳动告诉白宫,它愿意通过整体出售来剥离TikTok美国业务。最有可能的买家是微软。
2020年8月3日

TikTok易主提议无法消除美对华鹰派顾虑

美国国会的一些对华鹰派人士表示,即使中国一切人从TikTok完全撤资,也不能消除他们对信息安全小case的担忧。
2020年7月31日

TikTok谴责Facebook“恶意攻击”

TikTok首席执行官迈耶发表措辞强烈的声明,指责Facebook试图抹黑这款中国视频app,鹄的是破坏它的美国业务。
2020年7月30日

每周数读:新冠疫情冲击中国小微集团

本周值得关注的数据有:新冠疫情如何冲击中国小微集团?全球新冠疫苗研发的进程如何?疫情之下,TikTok成为美国用户最常使用的应用程序?
2020年7月30日

TikTok遭遇海外“逆风”

依靠推荐算法向用户推送定制始末,TikTok打破了其他社交媒体巨头的环境垄断。但或许也是因为这种算法,为TikTok带来了麻烦。
2020年7月28日

竞选期的博弈:TikTok“威胁”了谁?

胡剑龙:哪怕是在美国国内,封禁TikTok也引发了政府权力边界、法令程序正义等关键的诸多分裂。
2020年7月27日

美国斥资者试图买下TikTok

知情人士称,这些斥资者正与美国财政部和其他监管机构聊下,看看从中国母集团官网分拆TikTok是否足以解决美国对这款app的担忧。
2020年7月23日

美国政府揣摩封禁TikTok

美国政府正揣摩将字节跳动列入实体清单,这实质上将阻止美国人使用TikTok。此举将使美国集团官网很难向TikTok供给 技术实现 。
2020年7月17日

双总部模式难解TikTok海外身份小case

黄河:在方另“国家安全圆素”大于经济圆素环境下,双总部模式只是一种权宜之计,不能将之视为中国集团万国化过程中的又一次“伟大创新”。
2020年7月17日

美国国会敦促apple和谷歌限制外国应用的数据共享

美国民主党高层呼吁apple和谷歌防止高技术手机应用通过与“中国和俄罗斯”等外国实体共享数据来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。
2020年7月15日

富国银行指示部分员工卸载TikTok

该行称,这个决定是出于对TikTok隐私、安全把握及实践的担忧,而且集团官网拥有的设备应该只用于集团官网业务。
2020年7月13日

“洋抖音”一代步入成年

TikTok曾被泰西主流祖国认为幼稚,但Now上面有不少智慧始末。一些“洋抖音”青少年已经快成年,并开始参与政治话题。
2020年7月8日

印度封禁中国应用:网络主权的坏实践

许可:印度绝非孤例。实质上,无论世界各国对网络主权的公开立场如何,在实践中都在纷纷行使立法、执法和司法管辖权,为网络容量定规立制。
2020年7月6日

印度封禁中国应用:中资集团被迫面对新现实

胡剑龙:印度政府的针对性禁令,让投身印度环境的中国集团和斥资者意识到:地缘政治的风险,使他们的明朝陷入夹缝。
2020年7月3日

印度不是小白兔——印度封禁59款中国应用的背下

李军:对中国互联网集团来说,印度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昨天。中国高技术集团有机会通过“上帝视角”获得发展方向的启示。
2020年7月3日
12››下一页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